趣味科学技术网
世界科学和科技前沿资讯,报道趣味科学技术新闻,探索未知的自然科学之秘,揭秘中国神秘神奇事件真相,普及最新的科普知识!
文章98463324浏览8338728本站已运行896

诗!今天是谁在读诗?

导读:本论文主要论述了诗论文范文相关的参考文献,对您的论文写作有参考作用。

视频 : 诗歌大全100首 1、★娱乐圈老牛吃嫩草明星2、★杜甫在诗中竟然预测到了李白的死亡!3、★《中国合伙人》原型人物是谁? 主角原型介绍4、★苏东坡“萝莉控”:写诗“调戏”小歌女

文\李少威

据说诗歌正在回暖,或者已经回暖.

人们有充分的论据:2013年6月1日上线的APP“为你读诗”,单篇阅读量过百万的并不鲜见;2015年初上线的中国诗歌网,每天收到新诗来稿约1000份,旧体诗词约500份;2015年春天,余秀华一夜爆红,诗集《月光落在左手上》销量超过15万册,是20年来诗集销量翘楚.

【诗穗梨逃亡 煊煊】病娇男主和病娇女主! 视频时长:35:33 【诗穗梨逃亡 煊煊】病娇男主和病娇女主! 播放:19716次 评论:10613人

“回暖”,是相对1990年代以来的当代新诗的衰落而言.1994年,诗人伊沙写下一首《饿死诗人》,尖锐地揭发了那个时代诗人群体被社会冷落后的心理悲鸣.

而现在,白话诗诞生正好100年,似乎又有一大批人开始热衷诗歌了.问号打在“身份”这一栏:他们是谁?

时代和诗歌

谁在读诗很重要,用经济学逻辑来思维,就是诗人群体必须解答“诗歌的市场在哪里”的问题.回顾诗歌20余年沉寂期,许多诗人和评论者一再提出“诗人的困境”这一命题,它并不是诗歌本身的困境,而是市场的困境.

诗歌是一种关于修辞的艺术,哲学家斯坦利·罗森认为“修辞的对象是人的灵魂”,这意味着诗歌本身是指向人类的一部分永恒价值的.

然而诗歌和灵魂之间并非毫无障碍,灵魂始终等待诗歌,但诗歌必须有抵达力和穿透力,才能实现两者的结合.就像卵子和精子的关系.没有抵达力的精子在半途就死亡了,而抵达的精子还需有足够的穿透力才能进入.抵达力和穿透力,都依赖一种叫“顶体酶”的蛋白质,如果它缺席、不足或活力不佳,就产生了生殖的“困境”.

诗歌的“顶体酶”,隐藏在当时的社会集体心理状态中,它既作用于诗人,也作用于受众.

1980年代的中国掀起了一阵诗歌狂潮,全国有数万个诗歌社团,几百万人在写诗,读诗者更不计其数,那是诗人的黄金时代,至今被诗家缅怀.然而这一狂潮不能完全归因于当时诗歌的艺术成就, “第三代诗人”的代表杨克将之概括为“幸运地碰上了一个好时代”,因为经历了数十年的个性压抑,在那个时代里有天赋的人一写出某件作品,就是一种创新.诗人、作家土家野夫也认为,那是“积压之后的爆发”,是不正常的,“一个国家不可能有这么多诗人”.

概而言之,在一个所有人都作为体制的“囚徒”被释放,而构建个体感和自我意识的文化营养却依旧匮乏的年代,诗歌的原始功能被催化了,它在有限的时间里偶然抵达了灵魂.柏拉图认为诗歌具有“狂迷性”,1980年代就是“狂迷性”的闪现,这个时候的诗歌几乎不依赖物质现实而自在人心.

全民理想主义在1980年代末彻底终结,1990年代的人们不再奢谈宏大叙事,而是被卷入经济的粗放、野蛮的发展潮流,物质主义开始在社会上逐步占据价值话语,大多数灵魂主动关闭了与诗歌互动的窗口.海子死了,伊沙发出了“饿死诗人”的愤懑一叹,此时的诗歌,仍然是一面映照灵魂的镜子,只是落满了灰尘.

社会的物质化催生了新的集体心理,人们从市场训练中习得了个体独立性,但也失去了过往有所依附的那种安全感.这时,人们处于快速行进途中,需要的不是终极但虚幻的意义感,而是为功利状态寻找一种高级肯定.于是, “打鸡血”的文字盛行,除了世界顶级励志大师杰克·坎菲尔德和马克汉森的《心灵鸡汤》风行一时之外, “鸡汤诗人”汪国真红透一时,林清玄、刘墉、罗兰的散文作品也洛阳纸贵.

2014年,网络上掀起一阵“反心灵鸡汤旋风”,年轻人集中用“段子”的形式攻击空乏、功利、麻醉的文字,某种程度上标志着社会结构变化带来的审美需求转向的完成.经过20多年的突进,有一批人通过自身的奋斗或前辈的努力,已经实现了阶层跃升.可以对着镜子为自己的阶层地位化一个合适的妆容了.

于是,过去总是慢时代半拍的诗歌跟了上来,以“追尾”的方式撞上了这批人,用来描述他们的集合名词就是“中产阶层”.

“小布尔乔亚”

2009年,诗评家杨四平编著的《中产阶级诗选》推出,在当时引来争议四起.文艺批评家蓝棣之是一个支持者,他在序言中写道: “中产阶级立场写作”的高调出场,使诗坛处在一个重要的“引爆点”上,自1990年以来一直在不断被边缘化的诗坛,很快就会来一个“大转变”.

今天发生的一切,看上去都佐证了7年前杨四平和蓝棣之在诗歌未来方向上的洞见.

因为标准不一, “中产阶层”至今仍然是一个很模糊并充满争议的概念.《经济学人》杂志认为目前中国有2.25亿中产阶层,他们的标准是家庭年收入在8万元至30万元人民币之间的群体.还有不少国内研究机构也按照不同的固定资产、流动资产标准,对中产的规模给出不一致的估计,综合各种估计,中产的比例,大约占人口的10%~20%.

无论如何,我们凭直觉就可以感知的事实是,的确存在一个经济地位和文化趣味相近的中间群体,正通过行为显示他们的存在,并试图引领社会价值潮流.

这个群体的阶层跨越,是在社会结构整体变迁中刚刚实现不久的,因此他们尚未建立牢固的身份共识和文化自信,而处于一个探索阶段——自我“定妆”期.他们正在通过共同喜欢某些东西来刻画群体的肖像细节.即便比例不大,但在中国巨大的人口基数下,他们的绝对数量不容忽视,所以他们喜欢什么,就会成为一种现象.

当然,如果他们中有一些人喜欢读诗,诗歌就会“回暖”.

由于中产是新生阶层,这群数量庞大的人,对底层生活仍然保有记忆,因此有一种回坠的焦虑;风险社会的特征频现,更加剧了这一焦虑.而向前看,上层利益格局已基本定型,社会地位往前挪动越来越艰难,有一种行动上的无力感.中产所面临的风险和焦虑,很大程度上来自环境的不正义因素,但他们无力对抗,或者说从基因里就不想去对抗.这种基因来自传统,人们有一种退缩的习惯,对外部的不正义有极强的耐受力.而对中产而言,争取的空间不大,而退缩的空间则绰绰有余,后面是社会底层的“大后方”.

一部分中产在持续地“小布尔乔亚化”,自私,患得患失,不担当,缺乏公共责任意识,在现有条件下尽可能精致地生活,是他们的基本特征.

“小布尔乔亚”式的中产,既怯懦,又不甘心,只好在外形和审美上勤于打扮自己,至少可以从群体形象上获得某种补偿,以加固其赖以存在的心理优势,诗歌就是其中一种工具.这个时代的诗歌,使命不再是解构或启蒙,而是提供一种纯审美对象.一些诗歌痛快地迎了上去,或者写作者本身就是“小布尔乔亚”.

中产里最积极为自己“定妆”的那一部分人,是文青和小资的合体,“远方”是他们幻想的神坛,诗歌则是他们日常的“咒语”,正是这些人在对诗提出稳定的需求.

汪国真那句著名的“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大概是“诗和远方”的雏形;后来高晓松在狱中写下“生活不只是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进一步向人灌输了诗歌的逃避现实和自我慰藉的功能.

诗似乎更受欢迎,因为远方更贵.

“回暖”还是泡沫?

尽管工具性很明显,但不可否认,“小布尔乔亚”式的中产是读诗群体中比较懂诗的,他们是对诗歌真正热衷而且有能力辨别和回馈好诗的那批人.在诗歌一边被嘲讽、一边被“量产”的时代,他们的存在非常重要.

无论在古代中国还是古典时期的希腊,诗都曾经拥有和哲学比肩的地位,而今天,已经很少有人会仰望诗歌.这与“自由诗”被部分人理解为毫无规则地胡乱说话有关.2006年“梨花体”、2008年的“只盼坟头有屏幕”、2010年“羊羔体”、2012年的“废话体”,都被社会群起而攻,一两年一爆发,诗看上去就是“废话+回车”;再加上诗歌评奖丑闻迭出,大众平时对诗没有兴趣,偶尔的关注只是来看诗的笑话.偏偏此时,却还有一些诗人们要以精英姿态站出来和大众抬杠,甚至表示对大众智商的怀疑.

诚如诗人杨克所言,个别诗人闹笑话,不是诗的问题,是人的问题,这在所有领域都在发生.然而客观上已造成的破坏,短期内难以修复;诗歌被大众认作是一种门槛极低的写作,也不易改变.似乎为了对抗这种观感,一些诗人便热衷于写一些所谓“难度诗歌”,进一步“独自玩耍”.

今天诗歌的所谓“回暖”,主要是就供给状态而言.网络的普及,让诗歌的生产和传播都非常便利;而诗歌在文体上的简短、自由的特性,又让写作至为方便.于是网络开启了一个诗歌的“草根化写作”时代,人人皆可写作和发表诗歌,它的确成全了一些诗人,比如直接带动了诗歌热的余秀华,以及更早前的工人诗人郑小琼、许立志.不过,这是以不计其数的“烂诗”(作家方方语)为代价的,这些“烂诗”,大多数没有人读(缺乏抵达力),偶尔被读到,客观上也会让人失望乃至产生对当代新诗的不屑(没有穿透力).

对大众而言,诗歌的“产能过剩”其实是诗歌的自伤,但在诗歌圈子里则被认作是繁荣的指征.这其实是诗歌圈子的“GDP崇拜”,它直接向社会提出了一个直觉反应式的问题:我们真的需要这么多诗人吗?

在余秀华正火的时候,许多出版社上门求诗,她只授出两本诗集的版权.问她原因,她说: “一下子出几本诗集,谁要看啊?”

社会永远需要诗歌,但并不急需当代诗歌,毕竟好诗的存量非常巨大.读者已经没有主动寻找诗歌的习惯,而是诗歌在寻找读者.毕竟,无论是余秀华的火爆,还是“为你读诗”的成功,都是以“推送”的方式来实现的.“回暖”也是一个伪命题,因为“回”指向1980年代,而那个时代不正常的狂迷永远不会重现.

不过,即使在诗歌最寂寥的时代,上帝也会选定一部分人来回应那些真正的诗人,就像现在选定了“小布尔乔亚”.所以,能触及灵魂的诗歌永远稀缺,能写出这种诗歌的诗人也永远不会“饿死”.

选自《南风窗》

Www.Ctin.Ac.Cn

更多诗文章

1、杜甫在诗中竟然预测到了李白之死!李白可能溺死

2、细说古龙小说笔下被牺牲掉的绝世女人:林诗音

3、奉军智囊王永江轶事:王永江曾作诗讽刺张作霖

4、曝潘长江真实身高1米61 揭秘明星真实身高

5、气候难民

6、科学网

诗歌大全100首总结:

关于本文可作为诗方面的大学硕士与本科毕业论文诗论文开题报告范文和职称论文论文写作参考文献下载。

浪费粮食的诗 李白的诗全集 佘诗曼最新电视剧 佘诗曼的资料 刘诗诗素颜 郑嘉颖与佘诗曼

诗视频

视频时长:00:00 视频时长:22:14 【诗酒解说】王者荣耀凯高端局排位赛教学视频 视频时长:40:28 部编教材小学语文一年级上册第7课-青蛙写诗-成都市大邑县安仁镇学校-王小凤2 视频时长:21:16 【诗酒解说】王者荣耀李白高端局排位赛教学视频2 视频时长:09:54 “喜迎十九大 颂歌献给党”文艺晚会 6 配乐诗朗诵 我们一直在路上 视频时长:00:00 视频时长:15:32 阿卯仙马教会诗班2017年 视频时长:00:00 视频时长:32:01 【诗酒解说】王者荣耀花木兰高端局排位赛教学视频 视频时长:08:34 婷婷诗教 45 悯农 悯农 视频时长:29:20 欢欣小学开河公开课录像一年级 青蛙写诗 视频时长:08:54 李健和许飞两个版本的《父亲写的散文诗》, 你更喜欢哪一个? 视频时长:04:55 彝族歌曲 吉克曲布新歌《Hello》震撼来袭!沙玛诗薇、千撒乌呷演唱_标清 视频时长:44:36 机智过人 第一季 嘉宾姓名藏头诗 机器小试牛刀展文采 171215 作诗机器人巧作藏头诗 视频时长:04:43 卡马G1单板吉他 押尾桑《风之诗》
去除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