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味科学技术网
文章98463324浏览8338728本站已运行896

工作领导!杜星垣:让秘书代笔的领导是“空心竹”

导读:本文关于工作领导论文范文,可以做为相关参考文献。

上海市“十三五”规划工作领导小组举行第三次会议:研究贯彻落实市委全会精神和市委《建议》  完善“十三五 视频 : 领导视察工作简报 1、★最美辞职2、★巨蟹宅男变形记3、★战争谜题:是谁下令击落美国最先进的侦察机 4、★女皇武则天八大谜团:三千男宠是真?

本刊记者 陈旖旎

这个大官很“不长进”

拐进北京北长街胡同里一户小小的四合院,就来到了国务院原秘书长杜星垣生前生活了数十载的地方.屋内的家具大都是他从原先住的演乐胡同搬来的,桌椅、床被,还有搪瓷脸盆、水杯,全是改革开放初期置办的,唯一的“奢侈品”,就是客厅那套半旧的黄皮沙发——浑然不像—位国家政要的家.

其他人看不下去,多次提议给他调派大一点、好一些的房子,屡屡被他拒绝.他认为,房子够住就可以了,住平房出入方便、阳光充足,邻里街坊也相熟,住这儿挺好.

“工作上不断追求上进的哥哥,生活中却‘毫无长进’.”料星垣的堂妹杜丽华慨叹道.

1972年,杜丽华赴京在杜星垣家小住.那会儿正是物质供应匮乏的年代,杜星垣家每个月粮票没用完都主动上交.杜丽华好几次想讨要一些,看着堂哥一家平常也只是清粥小菜,日子过得极为清贫,每每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

杜星垣的女儿杜小真也在怀念父亲的文章中提到:“父亲留下的最深刻的印象,是他坚守一生的在世原则——‘平淡’.”在许多人眼中,杜星垣沉默刻板,恪守着淡然处世的态度,很多时候是“能不说就不说”.

可是有一次,他却说了自己的—位老部下.花城出版社原副社长、作家苏晨在《非常可敬的杜部长》一文中,写到了这件发生在1954年冬天的往事.

苏晨当时刚被任命为广东苎麻纺织厂代厂长,杜星垣是他在中南军区政治部时的领导.听说苏晨准备结婚,杜星垣便专程来看他,问他有什么需要帮助的.

没想到,杜星垣一进到苏晨的小屋,见墙上挂着一张准新娘大学时代照的大幅照片,就下令:“拿下来,不要挂这东西.”其实,杜星垣是想表达对他的关心:“你才下工厂不久,在工人堆里要处处注意影响.”

临走,杜星垣给了苏晨5元钱作为结婚经费,说是定下的限额,不许超过,另外还让他们夫妻俩新婚之后都马上上班,不要休那规定的三天婚假.苏晨便用这5元钱买了些水果和糖,简单操办了自己的婚礼.

苏晨说,无论杜星垣的岗位如何调动,身份怎样变迁,他们那—拨人始终叫他“杜部长”.这是为什么?就因为在杜星垣领导下的印象留存了一辈子.

不要叫书记,叫同志

杜星垣从不喊“劳动人民最光荣”之类的口号,对劳动人民的关注、关怀却是落到实处.

1962年,杜星垣担任国家水电部副部长,时刻关注着水电工人的生活,下厂视察是常有的事.一次,他到了辽宁抚顺发电厂,—进门就先给劳模和先进工作者沏茶倒水,热情招呼大家开会.领导竟然给工人们提供服务,很多人都坐立不安.

看出大家的不自在,杜星垣说:“你们是厂里的主人,是社会财富的创造者.我们这些人是靠你们创造出的财富生活,国家也是靠你们劳动来发展,电力实业没有你们,我这部长也当不成了.请大家来开座谈会讲心里话,提提意见,我给各位沏茶倒水表示谢意,还不是应该的吗?”短短几句话,很快打消了大家的顾虑,在杜星垣温和的眼神下,工人们不再拘谨,发言也积极起来.

杜星垣1978年到四川任省委书记、省委会副主任诸职,负责主持全省工业工作.曾在他身边工作近2年的海明,30多年后还能清晰地回忆起与这位老领导的第一次接触.

海明到杜星垣身边工作的第一天,就接待了许多来汇报工作的人.这些人还在楼梯上就高声喊道:“杜书记!杜书记!”听到喊声,杜星垣立即走到门口去迎,待大家坐定后,他第一句话就是:“不要叫我杜书记,就叫星垣同志嘛!”

有时海明跟着别人称呼他“杜书记”,当即得来他的批评:“你是身边工作人员都不听话,你都不改,人家改得了吗?”此后,海明就一直称呼他“星垣同志”.

“无论在党内还是在党外,彼此之间多称呼同志,让同志称谓重新多起来,那该多好!”反观当下“逢长必叫”“叫大不叫小”的官场风气,杜星垣说,“官民多一些平等,党内外多一些平权,人们之间就会多一分融洽,社会就会多一分和谐.”

杜小真说,杜星垣是个“从世俗观点看来似乎不合时宜的长者”.在海明等人的记忆中,杜星垣在官场中实在是“非主流”.

不知从何时起,领导有秘书“代笔”,成了“常识”.不要说讲话稿,有的领导就连考试、写论文,都由秘书代劳,一旦离开了手下的“智囊团”,就变成了哑巴.而杜星垣无论是写报告还是准备讲话稿,从来都不让别人代笔.

他下乡调研一回来,晚上就在办公室写材料,将白天的所见所闻及反思,尽量写好写实.看到领导办公室常常深夜还亮着灯,身边的工作人员多次劝他让秘书代写,但他始终坚持自己撰稿:“领导干部的讲话、文章,不单纯是文字问题,而是对事物的看法、对客观规律的认识、对改造世界的意见,不是说着顺嘴就行了.”

他认为,如果都让秘书代笔,炮制出来的文章往往“千人一面”、了无新意,且多夸大其词、言不由衷,有长度无力度,有厚度无深度,与“短、实、新”的要求相去甚远,到头来,领导也只是“空心竹”.

夫妻在一个单位不合适

杜星垣的夫人钟铮是他1940年12月在中央党校认识的同学,第二年年初,两人就在延安结成伉俪,此后这个广东妹子一生跟随丈夫南征北战.可是因为杜星垣的“讲原则”,钟铮竟是至死没有沾他一点光.

中央党建工作领导小组:京华时报:国土资源部成立不动产登记工作领导小组[看东方]

杜星垣对自己的家属要求极严,从不让组织照顾,从不搞特殊.出于正常晋升的考虑,组织上曾两次提出调整钟铮的干部级别并提高她的工资待遇,均被杜星垣拒绝了.

一次是在“文革”期间,为了照顾杜星垣的工作,组织上想调钟铮到他任职的水电二局工作.杜星垣知道后,主动找到主管领导,以“夫妻都在—个单位工作不合适”为由,推掉了领导的好意.

还有一次是在改革开放初期,钟铮工作上一直表现良好,是时候给她升职了,但杜星垣觉得这里面多少还是有照顾之嫌,于是又果断拒绝了.故而直到离休,钟铮在上世纪50年代初评定的级别都始终未变.

“他坚持原则的‘死板’和‘固执’是出了名的,因此家人绝少会想去沾他的光,也不可能沾上.”杜小真说.

出于工作需要,单位给杜星垣安排了—辆公车使用.而钟铮长期乘公交车上下班,从来没有搭过顺风车,尽管他们完全顺路.2000年冬天,钟铮病重,也是女儿女婿在寒风中拦了辆出租车送她去医院.那次人院后,钟铮就再也没有回来……

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调研组到德化调研 视频时长:02:28 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调研组到德化调研 播放:22642次 评论:9368人

上世纪60年代末,在杜星垣的动员下,家里6个孩子几乎都上山下乡了.回城后,他们也没有受到特殊照顾,全部被分配到基层普通岗位.

杜星垣始终教育子女,要以平常心立足平凡工作岗位,干好平凡事.改革开放浪潮掀起之时,许多干部子弟耐不住清贫,纷纷下海.同为“官二代”,杜家子女照旧埋头干着本职工作,与北京胡同里的任一街坊并无不同,甚至比街坊们还低调.

杜丽华已经81岁了,住在霞浦花桥弄一幢旧宿舍楼里,离职多年了都没有退休金,因为她一直不是正式工.1959年,霞浦县劳动局招临时工,杜丽华应招进了三沙渔业公司罐头厂,在实罐车间工作.直至1984年搬离三沙,她也没转正,“临时”了一辈子.

要说杜丽华这个堂妹,跟杜星垣可是感情很深的.杜星垣自幼失怙,由叔父杜仰高抚养成人.早年三沙人民生活普遍贫困,杜仰高家生活也不易,又领养了杜星垣兄妹三人,其艰辛可想而知.而杜仰高自己也是有孩子的,就是杜丽华.

“我父亲对哥哥有养育之恩,我是父亲的独生女儿,按理说,给哥哥一封信要求安排个工作,应该不算过分吧?”杜丽华说,“但我们没要求这么做,哥哥也‘难得糊涂’,没有为我们‘办实事’.”

杜丽华到北京的时候,杜星垣与她拉家常,也一再嘱咐她转告家乡的亲人“要努力工作,要自食其力,不要给国家、社会添麻烦”,更不要以他的名义给地方政府和家乡父老添麻烦.

这一类的话,他不只跟堂妹一人说过.

1961年杜星垣第一次返乡,适逢三年困难时期,粮食减产,杜家人口多而劳动力少,吃饭成了大问题.族里的老人向他说了情况,看能不能请政府照顾.他不假思索地回答:“全国都很困难,要自力更生,不要给地方政府添麻烦.”

—个地主出身的本家兄弟来看他,他连连问道:“土改了,你还有多少地呀?多少房子呀?要拿出多余房子给人家住,要靠劳动生活.”

不画圈,只打“√”

“文革”期间,杜星垣也没有躲过迫害.“把我整得好厉害,被整得吐了血.”他在晚年回忆道.

那些日子里,杜星垣做得最多的,就是不表态.

当时的规矩是,领导看过文件要画圈,即表示同意.但文件到了杜星垣这儿,他都不画圈,可不画圈就是没看过,不看又不行,怎么办?秘书发愁了,后来只得在杜星垣的名字下打一个“√”,表示文件到过这里,但没有表态.

“造反派”、专案组曾多次找杜星垣,要他揭发一位部队高官,而这人刚好跟杜星垣是有点“宿怨”的.在1961年召开的国防工业三级干部会议上,时任国家经委副主任的杜星垣受到了一些不公正的批判.这人也在会上发难,质问杜星垣:“你那么年轻(47岁),如果没有和彭、黄(指彭德怀、黄克诚,当时他们被定成‘反党集团’)的特殊关系,怎么能胜任如此重要的职务?”杜小真说,那次会议对杜星垣打击很大,精神和身体都受到了严重伤害.

但即使对方与自己有怨在先,杜星垣仍是以沉默拒绝了“造反派”、专案组的要求.

当然,他也有不沉默的时候.

苏晨的妻子吕子玲当时被扣上了“右派”的帽子,不少人就劝时任华南缝纫机械制造厂厂长的苏晨与妻子划清界限.杜星垣也找了苏晨谈话,问他如何打算.

苏晨叹了口气说:“我还能怎么办?孩子这么小.我看她被打成右派,都是因为我而倒霉的,我若是不讲良心,还有什么人味儿?”

“这就对了!”杜星垣听到这里,当即点头道,“她连读大学都是共产党供的,她的丈夫就是共产党,她与你这共产党员结婚相托终生,不是说存在决定意识么?她干吗要反党反社会主义?你若是为了自己风光,不讲良心,甩了人家,我再也不会理你了!”

杜星垣有—个叫陈文元的老同学,原本在三沙一所中学任教, “文革”时被打成“不纯分子”,长期受到歧视打压,在学校里只能干油印、敲钟等杂活.即使后来平反了,陈文元依然过得不太如意,许多人或远之,或笑之.

而杜星垣每次回乡,必从西澳村走到东澳新街去看望这位老同学.陈文元家低矮简陋,杜星垣个头一米八,每回都要弯下腰才能勉强进去,但他总是乐呵呵地上门,亲热地与老同学攀谈.

更多工作领导论文范文

1、唐太宗李世民的“冷处理”艺术

2、新时期如何开展事业单位政工工作

3、72岁老人把癌症“走”没了

4、健康,是用不完的爱

5、一名“情趣体验师”的严肃生活

6、哈哈—笑,捡回一条命

领导视察工作简报论文参考文献总结:

关于本文可作为相关专业工作领导论文写作研究的大学硕士与本科毕业论文工作领导论文开题报告范文和职称论文参考文献资料。

会计理论研究论文 论文理论研究 论文研究理论 德育工作机构 小学德育机构 如何跟领导谈加薪

工作领导论文写作资料视频

视频时长:01:57 县大交通建设工作领导小组研究讨论2013—2015年大交通建设发展规划 视频时长:01:07 德化县领导张晓文督导创卫工作 视频时长:00:59 德化县领导林祖传督导金锁社区创卫工作 视频时长:01:28 省委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召开座谈会:全面贯彻落实十八大对农业农村工作的新部署[晚间新闻] 视频时长:00:15 武汉市综治委社区矫正帮教安置工作领导小组授牌 视频时长:04:32 罗志军出席江苏省委党建工作领导小组第六次会议 晚间新闻 视频时长:02:29 自治区党委外事工作领导小组召开会议 150320 广西新闻 视频时长:02:50 德化县委党建工作领导小组成员会议召开 视频时长:00:16 武汉市综治委社区矫正帮教安置工作领导小组授牌 视频时长:24:19 问答神州20150919问答: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农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 杨志明(上) 视频时长:32:13 《格萨尔》掘藏现象探索之旅 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学研究所 全国《格萨尔》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 调研摄制 视频时长:01:16 我县召开征兵工作领导小组会议 视频时长:01:23 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袁纯清来长沙调研 湖南新闻联播 视频时长:16:55 《图登达杰掘藏实录》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学研究所 全国《格萨尔》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 调研摄制 视频时长:02:23 上海市 对口支援 与合作交流工作领导小组会议举行 视频时长:01:06 北京 市召开分类推进事业单位改革工作领导小组会议 视频时长:01:19 市委党建工作领导小组扩大会议召开
去除边栏